美国制造王者归来!中国该如何应对?_0

2019-06-10 11:29

毋庸置疑,美国经济正在王者归来。

经济持续增长,消费信心大幅增强,失业率已降至充分就业线以下,美元还在强势上扬,美联储开始了第二次加息……

美国风景这边独好的同时,很多国家却在凄风苦雨中挣扎。

欧洲债务危机了犹未了,中国经济还在痛苦转型。一度风光无限的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经济处于持续衰退中;最糟糕的则是委内瑞拉、津巴布韦等国,通胀已达到了天文数字,经济正呈现全面崩盘的迹象。

美国的诱惑,很多人无法摆脱。以至于中国首善曹德旺先生都坦言,他要拿出10亿美元投资美国,因为中国企业的成本优势,正在一步步被美国赶上。

美国,已不是原先的美国。

美国为什么能?有几点因素吧:

第一,“页岩气革命”和“再工业化”。

blob.png

之所以要突出这一点,是因为这或许是美国21世纪初最重大的创新,由此改写了世界能源格局和地缘政治。

正是受益于“页岩气革命”,美国本土油气开发成本大幅下降。很多人或许难以想象,在发达国家的美国,油气价格竟然要大大低于我们中国。

可怜的中国人,买的是比美国更贵的汽车,用的是比美国更贵的汽油,交的是比美国更贵的过路费,而且,还经常只能使用一半的汽车——过去几天雾霾红色警报,很多城市汽车单双号限行。

低成本,则意味着美国经济的强大竞争力,美国“再工业化”由此不断推进。在过去几年,在美国 “再工业化”大旗号召或政府施压下,谷歌、通用电气、卡特比勒、英特尔等大公司公布了将部分高端制造业务回迁至美国的计划。

这里面不乏政治表态的因素,但现实中的美国比较优势,也是不争的事实。,一些中国企业也纷纷踏足美国,就是一个信号。

第二,“再苦不能苦创新”的体制。

“页岩气革命”为什么发生在美国,而不是欧洲或中国?这固然与美国雄厚的工业技术、对油气的强烈渴望有关,但更与创新机制不可分。

《华尔街日报》曾公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即使在金融危机最为猛烈的2008年第四季度,在除汽车和医药企业外的美国28家大企业中,其当季度收入虽较前一年同期下降了7.7%,但研发费用只微幅下降了0.7%。其中,微软、IBM、波音、杜邦、卡特彼勒等许多巨无霸企业研发开支还出现了明显增长。

创新是一个企业发展的灵魂,对一些大企业来说,创新就意味着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投入,这没有太多的捷径。

从美国大公司研发费用的强劲表现可以看出,金融危机既是一次严峻的挑战,也是各个产业可能重新洗牌的机会。一些美国大公司早已未雨绸缪,为经济复苏后的竞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第三, “橄榄型”社会结构。

作为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社会,美国大部分民众属于中产阶级,穷人和富人都是相对少数。

尽管在金融危机中,富人变得更富,穷人无力度日,一度激起民愤,并引发“占领华尔街”的运动川普之。所以能上台,也与底层民众的愤怒有关。但总体看,美国“橄榄型”社会结构并未改变,这显然有助于社会稳定,为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更重要的是,“橄榄型”社会有较强的消费能力,这正是驱使美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之源。

在危机之前,美国是消费过多,赤字高悬;但经过危机调整,美国人消费渐趋理性,政府也努力削减赤字。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如果能够实现,美国经济否极泰来不是一句空话。

第四,美国所独有的“美元红利”。

尼克松时代的美国财长康纳利曾这样说:“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

得意之情,不加掩饰!

对美国来说,美元的最大红利,就是可以对世界“割韭菜”。金融危机期间,开动印钞机,美元流向海外,实质上是强行借钱,这是第一轮“割韭菜”;美国经济度过难关后,美联储会加息,巨大虹吸效应让美元回流,这是第二轮“割韭菜”。

对不少国家而言,美国经济糟糕,苦;美国经济好转,更苦!因为第二轮“割韭菜”,轻则资本外逃、经济失血,重则面临全面的政治和经济危机。

所有这些因素,使美国经济有着较好的弹性,并相对较快地走出了经济危机。其他国家,则很难与美国相提并论。

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为例,在创新问题上,坦率地说,我们已经有长足的进步,但在很多方面还无法望美国之项背。有多少重大的发明发现,发生在中国而不是美国?

在消费问题上,普通中国人也没有美国人的消费能力,倒是去美国购物的中国人不少。在“铸币税”问题上,人民币还不是可兑换货币,资本外逃也是大概率事件。考虑到中国富人的原罪以及反腐的雷厉风行,不少中国富人其实都在通过移民、投资等多种途径,向境外转移资产。

更严峻的,则是川普的上台。

过去一个多月,美元加速升值,股市持续上扬,华尔街一派兴奋之情。这主要受“川普效应”所致。按照川普竞选期间的纲领,他上台后,将把美国企业税从35%大幅削减至15%,并废除遗产税。

如果这些真付诸实施,将极大刺激美国经济发展,美国人收入也可望大幅增加。

川普一些政策很不靠谱,但在经济上却不乏真举措。比如,不久前,一家美国空调公司因成本问题,决定外迁墨西哥,还未正式执政的川普紧急干预,直接开出七百万美元的减税优惠支票,这家公司最终决定,继续在印第安纳州经常,从而为当地保住了1000多个就业岗位。

胡萝卜+大棒,川普并且警告:“从美国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去、解雇员工、在其他国家修建新工厂,然后把产品卖回到美国,任何企业都不要妄想这会不受惩罚或者没有后果!”

而受川普减税等政策的鼓舞,日本首富孙正义表示,他未来四年将在美国市场投资500亿美元,为美国增加5万个新就业岗位。

孙正义的500亿中,很大一部分将来自富士康,也就是说,富士康的一些厂房,未来将可能从中国迁到美国。大批中国人将失去工作,不少美国人将获得新就业。

除了富士康外,去美国设厂的还有曹德旺的福耀玻璃。跨国公司全球经营,曹德旺先生去美国无可厚非,这也是市场经济使然。不然,公司就会失去竞争优势。

但对中国来说,这却是一个警训,我们拿什么留住自己的企业?

没有了企业,政府从哪里获得税收?

没有了企业,老百姓怎么能增加收入?

在不久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特别提到,要稳定民营企业家信心。这其实也意识到,至少有一部分民营企业家,现在信心很不足,这是一个很紧迫问题。

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成功者。在世界经济的全面竞争中,稍一不慎,则可能满盘皆输。

反观美国,反思中国。必须警钟长鸣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