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幼獐何以引来杀身之祸?只因它们体内有“宝”

2019-03-27 16:54

▲强某抱着獐子拍的照。

幼獐。本报资料图

獐子,别名河麂,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民间流传喝奶的獐子胃内有“獐宝”,可入药。2018年5-6月,两名无锡男子闯入南京老山林区猎捕了4只尚在喝奶的獐子剥皮取胃。3月15日,两被告在南京浦口法院受审,控方建议量刑5年以上。

26日,紫牛新闻记者探访案发山林。据江苏环境科学监测机构监测统计,原本浦口老山森林公园野生獐子有14只,4只幼獐被猎杀后,剩下10只都是中老年群体——猎杀给獐子种群带来的是毁灭性伤害。 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新闻备注

可爱幼獐,何以引来杀身之祸?

獐子属于食草动物,幼年的獐子在喝奶期间,喝的奶进入胃,在胃内会形成乳白色的沉淀物,这乳白色沉淀物俗称“獐宝”。无锡民间一直视“獐宝”为名贵药材。因此偷猎者通常趁5-7月繁殖期捕捉年幼的獐子,将年幼的獐子胃取出来,得到胃里的沉淀物,再用竹叶压制风干成獐奶片。

公诉人指控

两被告在老山森林猎杀4只野生幼獐

案件由浦口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出庭公诉,公诉人指控,2018年5月26日,被告人杨某和被告人强某驾车从无锡来到南京,共计携带了4只犬,从浦口区老山白马村附近窜至森林里利用犬只猎捕、杀害野生獐子2只。5月下旬,被告人杨某至安徽明光从养羊户王某处收购了1只野生獐子。同年6月7日,被告人杨某伙同被告人强某再此来到浦口区老山白马村附近的森林内,利用犬只猎捕、杀害野生獐子2只。

浦口警方根据前期侦查线索获知有人非法捕猎,立即前往调查,并在白马村董某家中,抓获嫌疑人杨某和强某,并在室内冰箱内查获獐子肉块以及在一饭盒里发现獐子的胃两片。经过国家林业局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杨某、强某非法猎捕、杀害的獐子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嫌疑人交代,他们捕捉獐子就是为了获取獐奶,也就是所谓的“獐宝”。

据被告人强某交代,案发当天搜到的茶叶盒内装的59片獐奶片是他从苏北一个人工养殖场购买的獐奶片,每片150元。民警在一木桶里发现风干的疑似獐子的胃6片,正在风干的獐奶片16片,嫌疑人交代在老山猎杀的野生獐子提取的獐奶也在其中。杨某和强某此番来老山捕捉的獐子剥皮取胃工作主要是强某处理的。

他们带狗进山,抓到幼獐抱着拍照

两名被告人都是无锡人。2003年,强某曾因猎枪丢失后报警,后因私藏枪支被行政拘留。庭审上,公诉人列举了物证、鉴定书、微信截图、照片以及两名被告人在公安机关供述与辩解、证人证言等等。

强某供述,2018年5月,杨某给他打电话说月底去浦口老山森林转转。第二天,杨某带了3只犬,强某带了1只犬,还约了一位姓翁的朋友一起到浦口老山山麓白马村的熟人董某家住下。5月26日,他们携带这4只犬,从老山森林公园南门进山。董某证言,杨某和强某几乎每年5-6月份都会来一次老山森林公园,具体做什么自己不清楚,不过听村里人说他们是去山里“搞东西”,在此期间董某和杨某等人一起吃住,曾吃过他们捕捉来的獾子肉、刺猬等等。

证人翁某说,2018年5月自己受杨某邀请和强某一起来老山玩玩的。5月26日,杨某和强某一共带了3只犬进山,犬没有拴绳子。在山里转了两小时见没收获就下山了,下山过程中,带去的犬咬了两只獐子,自己见到獐子时,强某已经把这两只獐子抱在怀里拍照。强某说獐子挺漂亮可爱的,就抱在怀中让杨某给他拍照传给儿子看。之后翁某也接过獐子抱在怀中拍照,翁某说獐子被狗咬过,几分钟就死了,他接过獐子抱在怀中獐子刚死,软软的,还有温度。

庭审

翻供!称其中一只原先就是死的

在庭审上,两名被告人对罪名无异议,但对猎杀的数量存在异议。被告人强某说,5月26日,带过去的犬发现了一只小獐子,不过这只本身就是死的,他把这只死了的獐子捡起来放进包里,接着,犬又发现了一只活的獐子,然后将獐子咬死。总之,5月26日当天的两只獐子一死一活。公诉人继续举证——杨某和强某在侦查机关的供述和辩解。

强某供述很细致,5月26日,他们在下山过程中,犬发现了一只小獐子,他听到犬咬獐子时,小獐子叫了一声就不叫了,发现第二只时,犬咬獐子时獐子叫了三声就不叫了,当时两只獐子是活的。6月7日,他们再次上山,在一处竹林,带去的犬闻到了獐子的气味,犬很兴奋,先后各咬死一只小獐子,其中一只小獐子被犬叼在嘴里送到主人身边,咬死獐子的犬是杨某的,事后取“獐宝”的活由强某干的。杨某在侦查机关供述:“5月26日,我们的犬咬到两只獐子,当时强某和翁某觉得好玩还拍了照片想给家人看,当天强某就把獐子杀了剥皮处理,取了獐奶。”

被告人杨某在2018年11月27日的第九次供述和辩解发生了变化,笔录反映他们在老山一共捕了3只獐子,有一只獐子发现时是死的。杨某辩解,26日,门卫吴某给他们开门时,说了一句下半夜听到老獐子一直在叫,此后,他们进山发现了死掉的小獐子。公诉人出示证人吴某证言,吴某说自己并没有听到老獐子半夜叫,看守山林40年来从来没有过,也不知道小獐子死后,老獐子会叫。

杀3只和4只量刑有差别,将择日宣判

两被告人当庭翻供,公诉人问他们是不是有人告诉了他们杀死3只獐子和杀4只獐子的量刑区别?被告人对此否认。据介绍,根据我国相关法律,猎捕杀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3只可判刑5年以下,猎捕杀害4只可判刑5年以上。

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认为,结合本案的证据足以证明两被告罪名成立,对于两被告人当庭辩解5月26日发现的獐子一只是死的一只是活的,与其他证据不能相互印证。根据证人翁某的证实,5月26日,看到獐子可爱,要求拍照,并讲到强某也抱着獐子拍照,如果一只是死的,有必要抱着一只死的一只活的拍照吗?门卫的吴某证言证实了杨某的辩解不能成立。

根据《刑法》规定,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法定刑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法定刑为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鉴于两被告人当庭翻供,公诉人不认为是坦白,建议对两名犯罪嫌疑人量刑五年六个月至六年和五年至五年六个月。对此,两被告人的辩护人作了轻罪辩护。法院充分听取了控辩双方意见,将择日宣判。

山林探访

死了4只幼崽 只剩10只“中老年獐”

26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老山森林大道、黄岭路,放眼望去,万木吐绿,可听到各种鸟鸣。在南门入口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先的门卫老吴去年已经不干了,回家养老了。紫牛新闻记者经过寻找,在白马村老吴家中找到了他。

老吴年近七旬,他告诉记者,自己在老山林场干了40年,其中当了30余年的护林员,现在是彻底退休回家养老。说起2018年两名无锡人猎杀獐子的事情,老吴告诉记者,他并不认识那两个人,也没有看到他们带狗进山。“整个森林入口很多,他们不一定要从门口进。” 老吴说,如今老山森林野生动物种类也逐渐变多,他在当护林员期间主要是防止有人偷猎鸟类,曾经也抓获过偷鸟的人。

紫牛新闻记者获悉,上述猎杀獐子案的附带公益诉讼将择日开庭。根据江苏环境科学监测机构借助卫星遥感、红外相机,追踪獐子的足迹和粪便,推算此前浦口区老山森林公园有獐子不低于14只。本案中被告人猎捕了4只幼獐。根据化验采样剩余的獐子粪便分析,剩下的10只獐子多为“中老年群体”。被告人的行为破坏了野生动物资源、破坏了环境资源,本案附带公益诉讼将要求两名被告对环境的毁坏进行赔偿和修复。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分享到:
收藏